和而不同

昨晚看了《社交网络》,电影的节奏感一流,叙事真的非常不错。虽然大卫芬奇声名远扬,但我在看这部电影之前一直都对他不怎么感冒。看到电影中的Mark穿着帽衫和大裤衩穿越哈佛校园的时候,在人声鼎沸的酒吧里和朋友厮混的时候,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今年以来第一次思念美国。我思念的并不是美国的校园生活,也不是纽约的夜生活,而仅仅是一种和国内完全不同的生活。

可惜美国已经不是我离开前的美国了,这才是最令人唏嘘的。我思念的这个地方仅仅存在于记忆中,而在现实中的已经被疫情和种族问题摧残得面目全非。美国或许从来都不是我以为的那个美国,但我的20s基本都是在美国度过的,它好的一面坏的一面,我都看在眼里。我在美国从来都没有融入感,也从未想过要当个美国人。但这也是美国对于我的最大的魅力之一:这是一个你可以keep your own identity不融入也可以过得很自在的社会。可这魅力如今看来也不过是镜中月水中花罢了,一旦政治正确开始大行其道,不再有个人的identity,只有群体的identity,在群体对抗中,要不要加入不是个人说了算。

美国因为是一个移民国家而伟大,美国因为是一个移民国家而割裂。我的美国朋友说,中国人是没法理解美国的种族冲突的,因为中国是单一民族的国家。但我的故乡宁夏大约是例外,我从出生到外出上大学之前,看见、听见过太多的民族冲突,几乎习以为常。正如黑人和白人极少通婚一样,汉族和回族也几乎从不通婚。黑人和白人之间那种无法跨越的隔阂,在回族和汉族间也很常见。高考时少数民族的加分政策,大约也可以对美国大学入学的平权法案。过去回族的起义和动乱,与如今的BLM抗议也可一比。

但与黑人和白人以肤色划分不同的是,“我们”和“他们”都是黄皮肤黑眼睛,“我们”和“他们”的唯一区别就是宗教,或者更本质上的意识形态。我上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候,是回汉冲突最严重的几年,真的到了以命相搏的程度,甚至于兰州军区的坦克都被紧急调配。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,如今隔阂虽然依旧存在,但已经做到了和而不同。为什么?回汉冲突最严重的时候,也是回汉贫富差距最严重的时候。如今在政策的干预下,两个民族的人民生活水平已经不相上下了,于是也能够做到相安无事。

和而不同的前提是,一方并不觊觎另一方的生活。

黑人什么时候才能和白人和而不同呢?大约是世界上所有财富都集中在0.0000001%的人手中,白人和黑人一样穷困潦倒的时候。到时候,白兄弟黑兄弟,大家都是无产阶级好兄弟。想想还真是,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美国,呢。

YQ Chen in Aug 2020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